揉碎率

随意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画了一只mint小天使👼👼👼👼👼👼👼👼👼👼biubiubiu
可爱不过她☞ @薄荷以南

送给亲友的惊喜(?!)

😭😭😭😭😭😭薄荷你才是亲妈
薄荷是我永远的宝贝!

薄荷以南:

是大家的可爱崽崽  一个个慢慢补


第一个是 @允绣啊允绣 家的乌骓
希望她可以喜欢!


稍微一点点也没有关系吧?


桌上还摆着吃了一半的芝士蛋糕,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赶忙把嘴角边的蛋糕碎屑抹掉。上品芝士蛋糕的口感是有目共睹的,入口即溶的奶酪,甜度不多不少刚好适中的奶油,和酸涩比重63%的柠檬汁带来的淡淡香味和消毒水的味道截然不同,嘴唇接触到绵软的蛋糕时好像轻轻一蹬脚就可以踏着云痕飞上天空一样——尽管她并没有自己体验过。什么都不用去想,什么都可以暂时放下,只是稍微试一下和风比肩的感觉,应该没有关系的吧?


反应过来的时候嘴角有点被擦红了。机械手臂的触感有点凉凉的,但又不是像芝士蛋糕那样流入心里的感觉。这么想着她突然顿了一下,不知是冰过的蛋糕的效果或是别的什么,擦伤了之后竟然没有感觉到疼痛。没来由的怒火涌上心头,她的鞋尖从在地面上转圈转变成来回的摩擦。学习化工而培养出来的敏锐直觉告诉她,很快就要失去控制了。


“机器废料而已。迟早也要扔掉的。”


“已经没有用了。”


她不解。明明刚刚还在自由自在地遨游,现在却被死死牵住了脚步,她挣扎着,唯一的信念就是摆脱束缚。很可惜她又一次失败了,她不得不绞尽脑汁想象有什么可以解决的办法。


进入眼帘的是柜子上排列整齐的酒瓶。乙醇至少可以暂时麻痹一下她的神经。她想。


就喝一点点也没有关系的吧······?


······


好苦。


——————————————————————————————
@揉碎率 率率家的卡卡娅!


看着那双蕴养着整个宇宙的眼睛,一下子竟然也说不出话来。说是实验者,但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她,没想到沦落到这么狼狈的处境。

“你和前几个是一帮人吧?”

卡卡娅叹了口气,扳扳手指数了数这是第几个。他们都无一例外地认为自己能抓到她,却又无一例外地被她压制。不愧是从婴儿时期起就开始接受改造的人类,能力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从最后一次的评估来看,她的综合体征已经不属于人类的范畴。

“你是个失败的实验品,被追回是应该的。再说了,你也只是个小孩子而已。”

不慌不忙的说教让她叹了口气。绣着精致花纹的泡泡袖有些下垂,穿了很久的高跟鞋与发间洋溢着可爱气息的大蝴蝶结,很难想象这都属于她。

“提醒你两点——一,我不是小孩子。二,我也不想回去。”


用着明显经过思考才流露出的大人语气。那人放心了,并且慢慢地摸向一边自己的配枪,无论如何,今天都必须把她活捉回去。普通的人类每分每秒都感受着时间的流逝,感受着日日夜夜的交替。

“你已经没有时间了。”

枪声还没响起,一把刀已经架在了他的颈边。他的肾上腺不断地分泌着激素,眼睛几乎要瞪出眼眶,汗水滴落在地板上,可现在他的脑海只剩下聒噪的轰鸣。闪着光的刀尖在她的手里灵活自如,像剧毒的蛇一样,一口便可让他当场毙命。看见他扭曲的表情,卡卡娅露出内疚的表情来。

“很可惜——我不知道时间是什么来着。”

轰百好食

好垃圾
1p摸鱼
2p骨雀第一次见面

沉迷霜月酱的声音

腿一下
晚上没有速写课改上素描,看看能不能画画孩子和亲友

圣玛利亚教堂将会在今晚的午夜对多威尔的新女皇进行加冕。

洁白的大理石柱上雕刻着人们理想的安琪儿与翩翩欲飞的鸽子,只是五彩斑斓的半透明天花板上的巨型烛台摇摇欲坠,享受着这次加冕能为他们带来什么样好处的人们毫无知觉。高贵的侯爵妇女们手执着天鹅绒扇似是无意地展示自己被赏赐的新珠宝或是衣饰,打探着未来更加荣华的富贵与地位。

教堂里哄哄闹闹的嘈杂人流霎时鸦雀无声,把红丝绒面扇遮住因惊讶轻张涂着口红小嘴的贵妇们,瞪大了她们像熏了灰脂的眼,望着这位直接把金漆的教堂大门踹开下一秒装作万分淑女的女孩。

女孩一手提着女皇还在轻轻抬头藐视着人们的高贵头颅,葱白的指尖轻提泛着锈红的刀子,面无表情再次挥起捅入眼窝。













“期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