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不值得

随我意

【鬼凯】 共燃 2

【主CP.】鬼狐天冲x凯莉
可能有其他成分,注意避雷
ooc/私设






























    风雨带起细碎的尘埃卷入凯莉眼中,凯莉伸出手揉了揉眼睛,痒痒的难受。

    “真是没想到。”看来这私生子也没个机灵,初来乍到就被捉住了把柄,活该。

    现在四周没人,凯莉感到疲惫也懒得继续维持一个乖巧妹妹的形象。

    “这不是我最亲爱的哥哥吗?”凯莉示意管家把黑伞递给她。管家点点头,把伞递给凯莉后飞快地走远了。

    凯莉目送他走出视线,才把目光转向一步之遥的鬼狐天冲。

    鬼狐的头发与耳边的绒毛被雨水打湿,顺着少年苍白的脸颊缓缓流淌滴落。

    是了,一个无依无靠的私生子,亲生母亲为狐族不说,何况才堪堪十岁。

    凯莉缓缓踱步到鬼狐面前,背对家门,撑着伞慢慢蹲下。

    鬼狐出乎意料地没有别开视线,静静地注视凯莉。

    稚气未脱的一张女孩子的脸,白皙的肌肤以及镶嵌的深蓝色眼瞳,少女独有的古灵精怪是她最迷人的地方。

    也是他最想扼杀的地方。






    很好看的眼睛。

    上挑的狐狸眼是纯粹剔透的琥珀色,好似打在枯黄叶片上的光。

    拿所有的草莓棒棒糖与粉色的洋裙换这一双漂亮得过分的眼睛,她大概是愿意的。

    可惜了,


    “你应该去死。”

    唇齿轻张,脱口而出。












    凯莉算是明白,她大概不是鬼狐的对手,起码目前算是。

    少年安静地听完少女的话语,眼里的平淡无波瞬时褪去,留下的是一派的和颜悦色。

    “我是不会死的,”鬼狐站起身,继而屈下身子,嘴唇几乎是贴在凯莉柔软的耳垂边上,凯莉看不见的眼底中外露着无尽的嘲讽。

    “在我得到属于我的一切之前。”








    果然……是个未知炸弹。

    还是深不可测覆水难收的那种。

    地面上的污水顺着凯莉落在地上的裙摆爬上凯莉的感官,浑身一抖。

    想从地上站起来,但腿部因为长时间的挤压导致发麻,加上裙子脱带污水的重力,凯莉试了好几次好不容易才站稳。

    洋伞倒在湿漉漉的地上,凯莉这才发觉身上的凉意,立刻跌跌撞撞地奔向少年刚刚走向的地方。














    凯莉浑浑噩噩地泡了澡,草草用粉色的毛绒绑带盘了前额的头发,也不管黑色的长发没有干透,就呈大字的趴在自己的床上。

    这一觉睡得极其差,明明没有做梦,只感到无尽的黑暗和无助,太过真实的感觉,生不如死的深渊。

    凯莉迷迷糊糊睡到醒,茫然地睁开眼,房内的暖橘色灯光还开着,平日里的温馨转化为诡异。

    明明很安静,但她的脑海里满是炸裂的轰鸣声。

    没事的,凯莉,只是一个私生子!

    他夺不走的!污秽的私生子!

    凯莉试图把脑海轰轰烈烈的声音驱赶出去,仅仅是徒劳,白日的心理安慰和天衣无缝的表演都在此刻撕下伪装。

    谁要接受这个事实!

    “滚啊! ! ! ! !”









    “大小姐……”门外传来轻轻颤抖的女音。

    “……进来吧。”凯莉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因为头发没干的原因,发尖变得毛糙,凯莉只好摸到梳子赶紧梳理。

    小女仆拉开房门“大小姐……您的裙子需要清洗吗。”

    哈?凯莉有点懵,才回想起来那可怜的裙子沾满污水,昂贵的衣裙又娇气得很,在刚刚估计也被她拉扯得不成样子。

    “……丢了吧,别洗了。”凯莉打了个哈欠,她当是什么事呢。

    女仆捧着凯莉的衣裙退出房间“打扰了,大小姐,祝您好梦……”

    “嗯……嗯!不对,等等!”凯莉突然一个激灵,小女仆吓了一跳,手一抖手中的衣服掉在地上。

    凯莉觉得她大概是真的脑子糊涂了,连平时的礼仪都忘了,用手拍拍额头,朝目瞪口呆的女仆道“你,知不知道那个杂……鬼狐为什么要跪在地上。”

    女仆微微晃过神来“是那个新来的少爷吗?”

    “……姑且算他是,他是犯了什么错吗。”

    女仆却也露出一副很疑惑的样子“没有犯什么错误,好像是少爷自愿去跪地祈求,以偿还过错。其他的我也不清楚了,其实少爷人挺好的……”

    脑子里仅存的一点睡意都全无。

    女仆走后不忘道晚安,疑惑大小姐没有和以往一样给她一个可爱的笑容。








    这位突如其来的长期造访者,比她想象的,危险得多。

    只一个雨天跪地赎罪的举动,不仅能让父亲好感倍增,也足以堵住悠悠众口。

    回想起鬼狐天冲在她耳畔缭绕不息的那句话,凯莉不由自主地握紧身下的床单,变成皱皱巴巴的一团。

    只可惜,她凯莉,注定会高傲的踩上他鲜血淋漓的头颅,肆意嘲笑他的无知。










    昏昏暗暗的房间透露着诡谲,惨白的月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户,温柔地为站立在窗前的少年打上一层模糊的光影。

    鬼狐盯着海边的月,直到月慢慢上升,直到月攀上万里无云的夜空。

    缓缓打开手中拿着的书。

    很幼稚的童话书,厚厚的一本,老旧破损的封面被鬼狐仔细补齐,严重发黄的轻薄页面几乎摇摇欲坠。

    鬼狐翻了翻,取出一张照片,边沿已经扩散了灰褐色的斑痕,从书上取下来时伴随着细碎的轻音。

    一张两个人的照片,被镀上光阴的色彩,白发女子笑得美艳动人,一旁的男人以一种僵硬的姿势站立着,头部被用红色油性记号笔重重画了一个X












    只是双方的臆想罢了,未来如何,大概只有上帝知道。














    【tbc.】

评论(3)

热度(28)